English | RSS订阅 | 匿名投稿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外企访谈 > 正文

丁晨洁:还原支付宝之路

作者:czwzw 来源: 日期:2011-06-15 15:46:55 标签:支付宝
 

2010年阿里巴巴年会上,马云站在舞台上,狠狠地抛出了七个字,“烂!太烂!烂到极点!”就在那不久前,时任支付宝总裁的邵晓锋刚刚以支付宝传统庆祝方式——裸奔,点亮了支付宝日交易额突破12亿大关,用户数超3亿的日子。

从那次年会后,支付宝开启了一段刻骨铭心的反省和提升的“练功”岁月,旨在大力改进用户体验和做出“触动灵魂的创新”。到了2011年,因为要争取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执照,支付宝更加不敢放松紧绷的神经,直到“雅巴之争”沸沸扬扬,打乱了支付宝卧薪尝胆的自我改革之路。

和恋爱一样,牵手时总是你侬我侬,怎么看怎么顺眼,分手时却都免不了互相埋怨赖账。作为看客,偏听则信实在是一个大窟窿,一不小心就会跌进去。除了当事人,谁的事实依据都不是完整的,于是所谓立场无非就是看你选择哪几部分事实和依据作为支撑。那么,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不妨来重温一遍马云和雅虎、软银之间的旧事。毕竟“雅巴之争”还不同于分手,今天马云刚刚还说,“直到今天我们还在进行股权补偿的讨论,但媒体和评论家把事情搞复杂了。用去年一句流行的话来说,我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也许它并不完美,但它是正确的。”

软银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是一个和马云同样疯狂的投资家,1996年注资1亿美元拥有了雅虎33%的股份,1999年向阿里巴巴注资2000万美元。马云一直将与他相识视为人生中最神奇的时刻。

那是1999年10月的一天,他被安排与雅虎最大的股东、被称为网络风向标的软银老总孙正义见面。“当时我经营的阿里巴巴还算不错,我选择投资人很慎重,已经拒绝了38家风险投资商的资金,只接受了以高盛为首的投资集团500万美元的投资,所以我并不缺钱。但是,从孙正义的眼神中,我知道我们一定要握手。”

“孙正义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说说你的阿里巴巴吧!’于是我就开始讲公司的目标,本来准备讲一个小时,可是刚刚开始6分钟,孙正义就从办公室那一头走过来,“我决定投资你的公司,你要多少钱?”

马云说他当时一下子蒙了,“我并没有打算向你要钱啊。“

“我们对视了一小会儿,不约而同地呵呵笑了起来,四只手也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不用说话,彼此心里都知道,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早就注定了的。”

“我常在电话中和他开玩笑,阿里巴巴如果缺钱,我第一个电话肯定打给你。他说,你当然应该打给我啊。”

孙正义始终认为,第一次见到马云的6分钟里,马云给他的印象是真实和值得信任的。“我当时想,阿里巴巴会发展得与谷歌一样大,谷歌扩张的基础是广告,阿里巴巴不仅靠广告,还靠粘合人,这将使得阿里巴巴走得更稳健。中国将会成为全球GDP最大的国家,阿里巴巴面对的是全球市场,而不仅仅是中国。所以,我希望与马云一起,与阿里巴巴一起,继续取得更大成就。”

孙正义一直强调他早已将马云看作一生的朋友,这种情节大大超越了资方和创业公司之间的利益关系而成为了一种由共同信仰支撑的联系。

马云也坚信,是相似的创业精神和人生轨迹让他们一见如故,彼此信赖。他始终认为,是孙在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的过程中主动让出了3.5亿美元的股份。

他说的正是2005年8月,雅虎以总计6.4亿美元现金、雅虎中国业务以及从日本软银公司购得的淘宝网股份,交换阿里巴巴40%普通股和35%投票权。

当时的交易同时协定,5年后(即2010年10月),雅虎将拥有阿里巴巴集团第一大股票权及与马云等管理层一样多的董事席位。此时,雅虎虽已过巅峰期却仍相当强势,淘宝网和支付宝不过刚崭露头角,整个阿里巴巴集团收入甚至尚未跨过1亿美元门槛。支付宝是阿里巴巴旗下的全资子公司,雅虎间接拥有支付宝的资产。

这里不得不再回顾下马云和雅虎创始人之一杨致远之间的故事。1999年,阿里巴巴刚创立。马云给杨致远写了一封电子邮件,问:“你觉得阿里巴巴怎么样,也许有一天阿里巴巴和雅虎这两个名字配在一起会很好。”

但直到2005年4月,杨致远才回了这封邮件说,“阿里巴巴和淘宝做得很好,有机会想跟你谈谈互联网的走势”。马云说:“这么多年了,终于有了你的一封信。”

事实上,两人相识是在马云给杨致远第一次去信的前一年。当时雅虎想进入中国,杨致远欲邀马云做雅虎中国的掌门,但被马云婉拒。第二年,马云就带着18个追随他的年轻人回老家杭州创立了阿里巴巴。也是这一年,雅虎正式进入中国。

2007年5月的一天,马云接到了UT斯达康中国公司CEO吴鹰的电话,约他去美国打高尔夫。马云婉拒,但吴鹰坚持。在球场上马云最熟悉的一个人就是雅虎“酋长”杨致远。

当时,吴鹰、马云和杨致远三人有一个共同点,公司里都有软银孙正义的资本。

那次打球中,大家在马云和吴鹰身上赌输赢。只有杨致远一个人赌马云赢。结果吴鹰一杆打空,不会打球的马云真的赢了。虽然这是一场无关紧要的小游戏,但给了杨致远一种心理暗示,他赌马云赢的时候马云可以赢。那天加州的风很大,很冷,马云抱紧自己,杨致远笑着与他并肩而行说,“我们把交易定了吧”。

2003年时的支付宝仅仅是淘宝公司里一个有一两个人的部门,负责淘宝交易中的担保交易。

2004年12月,支付宝公司成立,从淘宝公司中分离出来。支付宝创业团队元老之一倪行军说,之前,支付宝只是淘宝整个系统里的一项业务。直到2005年10月,支付宝开发了自己完整独立的系统,“终于从娘胎里出生了”。

从那以后的几年里,支付宝每年,甚至每个月都在以令人惊奇的速度扩展客户数量和日交易额。

但是去年,淘宝假货风波让淘宝和阿里巴巴B2B业务都蒙上了一层阴影,支付宝也未能幸免。当时马云除了愤怒外,还多次无奈表示:“支付宝随时准备献给国家”。那次事件中,作为重要股东的雅虎和软银都没有表态。

很多人都认为,阿里巴巴和地方政府一直保持非常好的关系,就算国家有意将支付宝转化为国有,可能也会以参股的方式。这些可能的实现,前提是支付宝首先要拿到牌照。

2010年央行新政规定:外商投资支付机构的业务范围、境外出资人的资格和出资比例等,“由中国人民银行另行规定,报国务院批准”。这无疑给了支付宝一个明示。

2009年6月和2010年8月,支付宝分别将自己70%和30%的股份,从阿里巴巴集团全资子公司Alipay e-commerce corp(简称Alipay,注册于开曼群岛),搬到了一个全中资公司——浙江阿里巴巴商务有限公司(简称“浙江阿里巴巴”)名下。

浙江阿里巴巴是由马云和阿里巴巴18位创始人之一的谢世煌控股的内资公司,其中,马云和谢世煌分别占80%和20%的股份。与阿里巴巴公司没有任何股权和资金上的关系。

两次重组之前,外资股东雅虎和软银持有阿里巴巴集团超过70%的股权,阿里巴巴集团通过Alipay间接拥有支付宝100%股权。现在,支付宝由马云控股80%的浙江阿里巴巴商务有限公司全资拥有。

接下来发生的就是我们已经熟知的 “雅巴之争”,雅虎于今年5月11日和13日两次发表声明称,此次重组没有通知集团其他股东雅虎和软银,也未获得董事会的批准。

而阿里巴巴方面则反驳说,在过去的三年中,就国家对第三方支付相关规定的细化和调整,及其对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影响,包括所有权结构方面的影响,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一直有着持续的讨论和沟通。事实上,在2009年7月召开的董事会上,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讨论并确认了支付宝的70%股权已转入一家独立的中国公司。

此番争吵愈演愈烈,事到如今不仅没有平息之意,反而招来了更多资方、企业家和网友的口水。史玉柱“爱国流氓”之解略显牵强,胡舒立“违背契约精神”之解也仍然建立在理想的市场体制假设之上。无论如何,这都不是能用任何单一维度去定性的商业行为。有一种比喻倒是恰如其分,外资身份,想获得中国父母的照顾,难,赶你走也是可能的。但是,如果是一个中国孩子,中国父母至少不会赶它走,最差也就是收归国有了。

究竟是马云想让支付宝“做个乖孩子”,一心只念着执照办事,还是他在借执照之困做挡箭牌,实则将控制权收为己有?仍然是没有结论的猜测。

就在昨天刚刚结束的在杭州的新闻发布会上,马云就支付宝转移事件做了正式的陈述。他表示:“如果央行政策松动,支付宝重新回到阿里巴巴控股也是可以谈的。(如果)3.3亿就把支付宝装进我个人口袋,真要这样,2.2万阿里员工要跟我拼命。跟杨致远、孙正义的谈判还在继续。我们三方都在很积极很乐观的推进,现在进入了细节谈判。”

本文网址:
姓名: 验证码:看不清楚,换一个